卡塔尼亞 紅寶石(第一篇) [3]


第7章:
在特雷斯城裏的米羅,接到一封指名給他的匿名信。
雖然沒有寫上任何寄件人的名字,但以信封上的國徽來看,
這封信是從卡特西亞那來的。
米羅急忙的把信給打開來看。寫給他的正是卡特西亞的
南方遠征軍総司令官・薩卡的親筆信函。
『….信裏說了什麼嗎?』
聽到消息的艾奧里亞火速的前來詢問米羅。
『….”也該是到了談判的時候了吧。他會以卡特西亞全権大使的身份
代表出席、並且ノヴァラ希望由他們所指定的人到交涉的地點、
大致上的內容就是這樣』
『他們希望指名誰去?』
『就是我!』
米羅很乾脆著說著。
『為何那麼堅決的要指名你??』
『誰知道!』
『你要出席嗎?』
『當然!』
米羅堅決的應道。說罷身子一轉,背上的披風也隨之畫出一道完美的弧線,
他站在窗前,頓了一頓,續道,
『…既然在確定卡妙目前平安之下,即使是要我一個人出席,我也會去的』
米羅他確信著,薩卡無論如何都要指名他出席的原因,
一定是跟有關卡妙。卡妙目前是平安無事的、
並且薩卡握有著卡妙的生死。他大概是想要以卡妙為人質,
並且交換有利的條件吧。到時候…。
米羅猛然的搖了搖頭。現在無論怎麼猜測也不是辦法。
交涉的時間地點,是在10天後,位於距離城堡約2天路程的太陽神神殿。
在諾瓦菈那,每人都在議論紛紛著卡特西亞指名米羅去交涉的理由。
的確,米羅也是位名聲遠播的諾瓦菈將軍,卡特西亞人會知道他的名字,
實也不足以為奇。
但是,讓人費解的是,他們的指名卻只說是要”城堡的主人”出來交涉,
再加上卡特西亞那並沒有明確的交代他們交涉的意圖為何。
米羅在被委任以全權大使的身份出席後,
在正式的接受對方的邀請下,隨即出發前往了交涉場所。
米羅到達時、薩卡已在神殿中等候他了。神殿的周圍,
佈滿了卡特西亞的士兵。其中一位男子,像是隨侍在薩卡身邊的副官,
前來傳話給諾瓦菈的軍隊,只准米羅單獨的一個人進去,
其餘的士兵,則留在東側的地方待命著。
『米羅大人……』
制止了擔心米羅的副官和其餘的士兵後、米羅隨即下了馬,
並在薩卡的副官的引領下前往神殿。
到了神殿的門口,隨行的副官讓出了路說:
『薩卡大人一個人正在裡頭等後著您。因為他吩咐過,除了米羅大人外,
其餘的人一率不准進入,所以到這裡之後,請您一個人前往。
就在最裡面的那個房間。』
他的副官用著一口流暢的諾瓦菈語說著。
『不用將武器交出嗎?』
米羅帯著嘲諷的語氣問著。在普通交涉的情況下,配戴著武器單獨前往,
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薩卡大人吩咐下來說沒有關係的』
看來,對方也對他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米羅像是故意般的嘆了一口氣後,
便一個人前往神殿最內側的房間走去。
不久,他就到了最裡面一間的房間門口。那間房間通常是在儀式時,
用來跟神對話的神聖地方。
在這個神聖的房間內是不允許說謊言的,它也是給人用來懺悔用的地方。
對方會選在這間房間來談判的理由,是否意味著要彼此坦然無欺的交涉自己
心中的意圖呢。
『但,這也要看對方是怎樣的人而定了!』
米羅徹底的抱著相互主義的覺悟、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他敲了敲一扇木頭製的門。
『請進』
裡面的人應答道、同時大門從內側被打開來,
來開門跟剛剛應門的是一位金髮的少年。
『請進。我是負責翻譯的,薩卡大人已在裡面恭候您多時了。』
進入房間後,隨恃的人搬進一張小桌子進去,一位身材高瘦的銀髮男子,
起身來接待米羅。
『你就是米羅嗎。辛苦你長途的遠道而來』
對方禮貌性的伸出手示意著有好的的態度,看來似乎沒有什麼惡意,
沒辦法,米羅也伸出了手回應他。
『你就是薩卡嗎!』
米羅試著猜透薩卡的用意,但並沒有成功。可是從他的身上
可以感受得到一種堂堂、凜凜,王者般的風範。
如果跟別人說他是卡特西亞的皇帝,相信也沒有人會去懷疑的吧。
在ノヴァラ所得到的情報看來、他也是為皇室的一員、受皇帝的加封,
在卡特西亞南部擁有廣大的領地。
薩卡請米羅入坐後,自己也回到他的座位上,
並吩咐著負責翻譯的少年坐在薩卡的旁邊。
『…這個孩子他原本是出生在諾瓦菈的、因為語言溝通上的關係,
所以我命令他負責照顧卡妙的寢居生活。』
一開始就突然搬出卡妙的名字,另米羅有著一瞬間的驚愕。
在旁幫忙翻譯的少年似乎也有些的吃驚。
薩卡則是臉上浮現著愉悅的微笑,在旁打趣的看著米羅的反應。
『以這裏為談判地點的原因、是希望能夠跟你坦誠的談談交涉的內容。
即使我們是不同的國家,但我們雙方都同樣侍奉著最偉大的太陽神。
在他的面前,以他的名起誓,雙方彼此都不要盤算費神的
花在那些詐欺騙術的小花招上吧。』
『正合我意』
米羅點頭的說著。但是、正如同他剛剛進門前的想法一樣,
一切就看對方的出招條件而定了。
『那麼,因為請你來這交涉的人是我,所以就由我這先開始回答你的問題吧。
首先,就先從你最想知道的情報開始』
薩卡像是在探測米羅的表情般,直視著米羅。表情跟他先前所露出的微笑一樣。
米羅僅是揚著眉毛。如果要說米羅最想知道的情報的話、那就是…。
『就如同剛剛跟你介紹的一樣,這個孩子照顧著卡妙的生活寢居。
我們是以客人的身份,慎重的接待著他的』
米羅無言以對。這個男人、並非第一個告訴他ノヴァラ的情況、
他知道米羅的心底想著的是什麼。確實,米羅最想知道的第一個情報就是
確定卡妙的處境是否平安著。
『你是從卡妙那知道我的事的?』
『不,不論我怎麼的問卡妙,他都堅決的不肯回答我的問題…』
薩卡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低著眼、臉上浮出的微笑也似乎帶著一絲絲的自嘲。
『…常常、他會叫著你的名字。就是跟我在床上的時候…』
冰河紅著臉一面的翻譯著。米羅的眉毛往上揚了起來。
也不知是否注意到了米羅微微的動搖與否、薩卡並無加以理會的繼續的說著。
『他不肯拿下腳鐲。也不允許你以外的人吻他的嘴唇。
…卡妙的心底只愛著主人的你。真是讓人羨慕的一件事』
薩卡輕嘆了一聲。在下一個瞬間,他那紫水晶般的眼睛,閃著一道銳利的光芒。
『所以,我想對卡妙這樣說看看:“如果他願意跟我一起回卡特西亞的話,
那麼,我就馬上收兵,並把城原封不動的歸還給米羅殿下”』
米羅聽了他所提出的話,當場無言以對。
這個男人,他心裏到底在想什麼?!
『真不知卡妙他會怎麼說呀』
米羅瞪視著看著他的反應愉快在其中的薩卡。
米羅藍寶石的眼睛、還是不減一絲的銳氣。
『…難道你為了將卡妙得到手,不惜功虧一溃的撤兵返回嗎!』
『卡妙有他讓我這樣做的價值。怎麼、理由要幾個我都可以找的出來喔。
就找個藉口,例如說:在我撤兵時、你們趁機的攻打進來即可。
就說因為遇到諾瓦菈軍突發的反攻,所以不得不撤兵之類的』
薩卡爽朗的笑了起來。但米羅知道,在他提出這個條件時的眼神是認真的。
『但是、卡妙是絕不可能答應你的』
『為何說的這麼有把握?』
『因為,卡妙他是相信著我的』
這回輪道薩卡說不出話來了。米羅豪不在意的繼續的說著。
『卡妙深信著,只要還是住在那城裡面,早晚,我一定會把城給奪回來。
所以即使週遭的環境是如何的艱難,他選擇了繼續的活下去。
如果跟你回到卡特西亞,那也將意味著跟我永遠的訣別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與其跟你走,卡妙將會選擇一死吧。』
米羅停頓了一下。
『我跟卡妙之間,彼此就是有著這樣深的牽絆著』
在一陣的沉默後。過不久,薩卡的面容緩和了下來、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後,
將身體整個的靠著椅背。倆手微微的抬起,並搖著頭說:
『…看來,我終究還是贏不過你呀。』
薩卡爽朗的笑著。米羅在一瞬間也忘了自己面對著的是敵軍首領的事。
應該是說,從薩卡的身上並沒有感到一絲的敵意。
米羅再度的看著薩卡的眼睛,在那雙紫色的瞳孔中、
有著不像其他的侵略者般,溫柔的表情。
『指名你前來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夠親眼的目睹看看,卡妙所深愛的人。
我一直在想著、在諾瓦菈中屈指的名將、並且能夠緊緊佔據著卡妙的心的人、
到底是怎樣的一位男人。』
『原來如此,那真是我的光榮。結果呢?可是否讓你失望了?』
『遠超出我所想像的。…我本來是打算,如果你只是一介庸俗無趣的男人的話,
那麼不管怎麼說,我也會將卡妙強行的帶回卡特西亞去的』
薩卡的的話說到這邊止住了,他驟然更正的說:
『我對你承諾、我會立即撤兵,也會讓卡妙回到你的身邊的』
米羅掩不住的訝異。但是、他知道薩卡的承諾是認真的。
米羅也重新的對薩卡另眼相看。
『但是,這並不表示無條件的撤兵。現在我就以國與國的身份來進行交涉』
『這麼說,到現在為止的是男人與男人間的交涉麼』
『是以同樣愛上卡妙的兩個男人間的交涉吧』
在那同時,倆個人彼此面對面的笑著。在雙方之間、
已經不存在著國與國間的問題了。
薩卡所開出的條件是,割讓出諾瓦菈北部的卡雷理亞的領地。
那是一個銜接於卡特西亞南部和國界之間的地方、
自古以來,它也是扮演著文化匯集交流的一塊地域。
『現在我軍所佔領的埃斯堤亞、它雖然是一塊豐沃魅力的土地、但是,因為隔著一座山脈的阻隔,對於以後的統治問題並不容易。
如果是卡雷理亞的話,那裏跟我們的文化也相近,
即使在卡特西亞的統治下,也應該不是個問題吧。雖然它不是一塊豐饒的土地、但人民也不至於會在冬天裏挨餓受凍了。』
雖然它認同著薩卡的話,但也無不讓米羅的內心感嘆著。
『…的確是像你所說的。相對之下,你所開出的這個條件,
諾瓦菈也只有割讓的份了吧。』
『我想應該是沒有其他的選擇再比這條更好的了』
薩卡自信滿滿的微笑著。米羅想起自己國家中那些無能大臣們的臉時、
心中不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有像他這樣一位的人在卡特西亞這個國家裏
、在未來的日子裏,相當的外交手段是必要的吧….
米羅的心中生起了一股小小的危機感。
『…但是、希望你能給我一些時間來回覆你。我畢竟是以
全權大使的身份委命前來的、如同你所知道的, 諾瓦菈的政治體系是
合議制的。在其他的大臣中,相信也有一些人會對這條件有所反彈的吧!』
薩卡接受了米羅的提案。
『我會開始慢慢的準備撤兵、也希望能從你那聽到好的消息。但是…』
薩卡停頓了一下,並對米羅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說:
『可能的話,盡可能慢慢的來沒有關係。時間拖的越長,我跟卡妙一起生活的時間也可以相對的增加』
『那麼,在我回去後,我會立即的馬上招開會議的』
米羅開玩笑般的一面笑著起身的說道。薩卡也在同時起身。倆人相互的握了手。
米羅也對在旁翻譯的冰河伸出了手。他緊緊的握住少年所伸出猶豫不定的手說道:『卡妙就拜託你了、請轉告他說,我一定會回來接他的』
『是的…..我一定會轉告他的』
冰河在注視著米羅時微微的瞇起了眼睛。那時的米羅,就像是盛夏的太陽般的、
是那麼樣的閃亮耀眼,令人不禁暈眩著。

第8章:
薩卡約有4天左右的時間不在城堡中,卡妙並沒有特別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又是幾度的陰晴圓缺、在這段期間中,不知道有多少個城鎮被卡特西亞軍所佔領。卡妙是這麼樣的想著。但是,奇怪的是,這幾天都不見冰河的影子。
現在代替冰河照顧卡妙的,是一位常常跟冰河在一起的、
有著一張可愛的東方面孔,名叫瞬的少年。
可是因為大部分言語不通的關係,卡妙也無從從他那打聽到什麼消息。
即使言語不通,瞬溫柔的笑容,也著實的讓卡妙的心緩和了不少。
到了第4天時,瞬第一次低聲耳語的對卡妙說:
『今天、冰河就會回來喽』
看著他欣喜若狂的臉。這個孩子似乎非常的想念著冰河的樣子。
卡妙像是被他的喜悅所感染般的微笑著。
看著許久未曾露出笑顏的卡妙,瞬的心中更加的喜悅。
他常常看到卡妙露出寂寞的臉龐,第一次看到他這樣的微笑著,
瞬感到非常的高興。
(他真的好美呀……)
雖然瞬的母親也是一位美麗的女性、但卡妙在稀有的髮色跟眼曚
的襯托之下更顯得他美的超脫世俗,現在的他能夠理解到
為何薩卡大人會被他這麼深深吸引住的原因了。
在同時、城外突然響起一陣陣的吵雜聲。瞬飛快的跑到了窗邊
興奮的叫著說:『啊!他們回來了!!』
卡妙也走到窗邊。看著窗外,軍隊的行列陸陸續續的進城、
薩卡則站在在中程列隊中的戰馬車上。
『冰河也跟著一起去遠征討伐了嗎?為什麼?』
卡妙用著卡特西亞語問著、而瞬只是對著他笑一笑。大概是有被上頭的人交代過不許說出去的吧。突然間,卡妙注意到一件事。
(看起來並沒有打仗回來的跡象…..也沒有看到任何一位負傷的士兵….?)
這並不是戦後凱旋歸來的跡象。自己從頭到尾都被蒙在鼓裡,連一點消息都不透漏的情況下,一定是有什麼重大的事發生了。
過了不久後,冰河來到卡妙的房間。
『冰河!』
瞬興奮的跑了過去。
『卡妙,很抱歉一個人讓你留守在城裏。瞬在這段期間有沒有偷懶?』
冰河前半段的話用諾瓦菈語說,後半段的話則用卡特西亞語說著。
『我可是很認真的在盡我自己的本分哪!』
瞬嘟著嘴假裝生氣般的說著。周圍的空氣如同暖流吹撫著般和諧、溫暖。
『謝謝你,瞬。你可以先下去休息了』
瞬微笑著的朝卡妙微微的行了禮。
『謝謝你』
卡妙跟瞬道謝時,瞬給他一個甜甜的笑容後便離開了房間。
看著他走遠的背影、冰河小聲的嘆到:
『…瞬還小,像個小孩子般的……如果他有跟你添到麻煩的地方,請你原諒他』
『沒有的、他真的是一位好孩子』
可妙是真心的這麼想著的。
『我們剛剛才跟米羅大人見過面』
『…什麼?』
卡妙一時間無法理解冰河突然蹦出的那句話的意思。

『我被叫去擔當和平交涉的翻譯。在那裡,見到了一位叫做米羅的將軍。
他要我回來時務必的轉達跟你說:他一定會回來接你的.
我所能告知的就只有這些了。』
卡妙慢慢的試著去理解冰河話中的含意。薩卡已經和米羅見過面了嗎。
和平交涉…一定會回來的意思是…。各是各樣的預想在卡妙的腦海中盤旋著。
冰河也跟著坐在沙發上鄰著卡妙的身旁。
『…米羅、他好嗎?』
一陣的沉默後,卡妙開口問著冰河。
『是的。他看起來堂堂的,威風凜凜的、就像盛夏的太陽般閃耀著。
我從來沒有看過像他那樣耀眼的金髮和那雙湛藍的藍眼睛。』
卡妙聽了冰河的描述後,很高興的微笑著說:
『…米羅常被讚譽著,他的頭髮,像是用黃金紡織出來般的;他的眼睛就像是
最上級的藍寶石…』
冰河大力的點著頭贊同著卡妙的說法。望著遠方、卡妙更是靜靜的娓娓道出。
不是對著誰說、像是一個人喃喃自語般的。
『…在佔場上的他,果敢勇猛、米羅被譽為是這個國家中數一數二的名將…』
『…他也是卡妙的驕傲對吧…』
卡妙輕輕的點點頭。
『果然人如其名,正如傳言般的一樣』
突然間,被一陣生硬的諾瓦菈語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他們嚇一跳,回過頭去時,薩卡已站在他們的背後。
薩卡在這幾個月之間,也大約的能夠理解諾瓦菈語了。
冰河慌張的連忙起身站到卡妙的身旁。
『我今天已經跟米羅殿見過面了。他是一位比我想像中還要好的男人』
薩卡一面用卡特西亞語說著,一面將娟絲的披風脫下交給了冰河。
冰河邊翻譯著也順手的將披風給摺疊整理好。
薩卡直接的在卡妙身旁座了下來。看著卡妙的首緊握著胸前的鑰匙時、
薩卡不禁苦笑著說:
『…除了他以外,在你的心底真的是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哪…』
當冰河回到卡妙身旁時,薩卡用眼神示意著冰河翻譯他的話。
薩卡直是著卡妙說著:
『我一直很想見見你心中的米羅,所以指名他代表前來做和平交涉』
卡妙狠很的瞪著薩卡。薩卡則是逗趣般的看著卡妙的反應繼續說著。
『首先,我想先跟你相談一件事,這樣吧,如果我說我把這座城歸還給米羅殿下,並且馬上撤兵的話,你願意跟我回卡特西亞嗎?』
『!』
卡妙吃驚的睜大著眼睛。
冰河當然知道,薩卡只是在試探著卡妙會怎麼回答罷了。但如果,卡妙答應了
薩卡的條件的話、薩卡真的會不顧一切的把他帶走吧。冰河緊張的心跳不已。
卡妙一瞬間低頭沉思的樣子、下一秒,他隨即抬起了臉,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會離開這裡的。如果你硬要強逼著把我帶回你的國家去的話、
那麼就先把我殺了以後在將我的屍體帶去吧。再不然…』
紅寶石的瞳孔閃爍著至今還未曾看過激烈的色彩。
『…我就將你殺了』
一陣令人窒息般的沉默後,薩卡”呼”的一聲、表情也隨之柔和了下來。
『…如果能死在你的手裡的話,我也願意…但是,為何你這麼堅決的堅持著?』
『因為米羅一定會把座城給奪回來的』
卡妙斬釘截鐵的回答著。薩卡明白了卡妙無論在何時,都相信著米羅。
『…米羅殿下也是這麼的告訴我說,卡妙也一定會這麼說的』
薩卡微笑的撫摸著卡妙的長髮。卡妙眼神也似乎稍微的放鬆了下來。
『我也同樣的試問過他了。所以我也想說拿同樣的問題來試試看,
你會怎麼的回答。結果、我終究贏不過你們哪』
一面在旁翻譯的冰河,總算可以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了。
『…和平協議也將快要成立了吧。也該是把你和這座城歸回給他的時候了』
看著卡妙眼曚中閃爍的光輝,薩卡可以感受的到他們彼此間的思念,
竟是那樣的深。

終章:
從薩卡佔領城堡到現在,將近已過了半年的時間。
諾瓦菈跟卡特西亞之間的和平協議總算成立了、終於到了薩卡要撤兵的那一天。
跟初次見面時一樣,薩卡身上穿戴著黃金的鎧甲,在白銀色髮絲的陪襯下,
更顯的華麗耀眼。他走到卡妙的面前。
『…要出發了嗎』
『…嗯。你日夜所期盼的一天,終於得以到來了』
聽著薩卡開玩笑般的口吻,卡妙微笑著低著雙眼。
『…卡妙…』
薩卡的雙手輕輕的放在卡妙的肩上。
『如果可以的話…即使必須要用強硬的手段、我也想帶著你
跟我一起回卡特西亞去…』
但那是一個永遠不可能實現的願望。薩卡深知著,
如果硬將卡妙帶回卡特西亞的話,卡妙他將會自斷自己生命的吧。
『當我在戰火中,將你捕擄的那個時候開始、
我的心就已經被你牢牢的給捕獲了…』
薩卡修長的手指、撫梳著那如紅娟般的長髮。
卡妙那雙紅玉一般的眼睛直視著薩卡。
『…我是真的打從心底愛著你…即使是現在、這一瞬間也是。
我一直都是愛著你的…只有這一點,希望你能夠了解』
薩卡將卡妙纖細的身體擁入懷裏。
第一次的,卡妙也輕輕地將手環繞住薩卡的背。然後悄悄聲對他說著的話
薩卡清晰的聽入了耳裏:
『…如果、在遇到米羅之前先遇到你的話…
說不定我會真的愛上你…』
薩卡聽到卡妙害羞般的告白、更是抱緊著擁住懷中的卡妙說道:
『…如果有來世,在當你出生時,請來到我的身邊…做我唯一一個人的卡塔尼亞紅寶石…』
這時,走廊上一陣急忙的跑步聲,在房門前停了下來、士兵敲著門稟告道:『大街的入口已有諾瓦菈軍到達了』
『知道了。馬上出發』
當薩卡隔著大門應著手下的士兵時、懷抱著卡妙的手腕
也微微的放鬆了。
『…你可以答應我最後的一個請求嗎…?』
薩卡輕捧著卡妙的臉。卡妙的雙瞳平靜的看著薩卡,
隨後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倆片唇緩緩的交疊著。這是最初,也是最後的一吻。
『…你願意原諒我嗎…?』
薩卡再次的緊緊地抱住了卡妙。
『…即使是在你心中的一個角落就好、希望你會記得…曾經有著一個深愛著你的卡特西亞王的存在…』
再次響起士兵稟報的腳步聲跟敲門聲。薩卡使個信號後、便鬆開懷抱卡妙的雙手。
『出發!』
大門敞開的同時,隨身的士兵小步的跑過來,屈膝著將長劍
奉上給薩卡。
薩卡有著與身俱來王者般的風範。但看著他的背影,
卡妙微微的感覺到,在那王者的背後隱藏著那麼一絲絲孤獨的影子。
薩卡回頭看著佇立在他身後的卡妙。他沉穩溫柔的視線如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的看著他:
『幫我跟米羅殿下問好。並跟他轉達說:很抱歉,為了國家的原因,
讓他奔波了不少』
薩卡微笑的說後、將劍佩帶在身上,便隨即的離開出發了。
薩卡離開後,卡妙的雙腳像是不由自主般的奔出走廊,
卡妙站在樓梯的出口處,直到他下樓梯時的腳步聲漸漸的消失為止

卡妙站在晀望得到北門的窗口邊看著薩卡離去。站在戦馬車上,
薩卡銀色的長髮隨風飛揚著。他看起來是那麼的堂堂、凜然,
無論何事,都不會讓他回顧向後看般……。卡妙一直的目送著薩卡,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城門的另一端為止。
『…卡妙』
隨著聲音的方向轉過身時,開放著的大門那,看見冰河站在那裡。
『冰河…』
『在走之前,無論如何我都想來跟你說聲再見』
冰河微笑著說到。卡妙走到他的面前,牽起冰河的手說道:
『…你也要走了嗎….』
冰河輕輕的點頭說:
『是的…雖然在跟你分開後會非常的寂寞、但對於像我們這般的奴隸來說、
要在在諾瓦菈生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以特別的身份被接待著的卡妙,聽到冰河說的話時,神情不由的黯淡了下來。
冰河看到卡妙黯淡的神情連忙改口的接著說道:
『但是….薩卡大人很親切對不對?如果是在他身邊的話、
相信我們也會過得很好的』
卡妙微笑著說:
『說的也是….會比起在這個國家之中過的幸福多了….』
在諾瓦菈中,奴隸受到極嚴酷而不平等的待遇著。
艾奧里亞的哥哥-艾奧羅斯,也因致力於遊倡著奴隸開放改革制度
而慘遭人所暗殺。卡妙知道,像這樣的國家制度下,是留不得冰河的。
『…謝謝你所做的一切…如果沒有你的話、我一定無法撐到現在的…』
『卡妙…』
雙方在離別的悲傷中相擁互道著祝福的話。
『…我也會為你祈禱著、願你能早日的見到你的母親…
請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
『卡妙也是要好好的保重自己…期望未來有一天能再見到你…』
眼前的這位少年,會成長為怎樣的一位男人呢。
重疊在冰河的身上,卡妙似乎看見了米羅少年時期的身影。
『我該走了。瞬在樓下等著我』
冰河跟卡妙一鞠躬後,便隨即的跑了下去。望著他離開的背影、
卡妙突然的感到一陣說不出的寂寞。
米羅感慨的看著將近半年多不見的城堡。光是半年的時間,
再度的看到它,竟是感到如此的懷念。
抬頭看著最上層頂樓房間的窗戶時,米羅的視線四處找尋著
那如紅寶石所紡織出來般美麗的長髮。
『…卡妙…』
即使在人海之中也不曾看錯。那隨風飄揚的深紅色長髮。
在那個房間裡、有著一位讓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正等待著米羅的歸來。
米羅抑制不住心中的思念、快馬加鞭的跑到最前方。
進了城後,米羅趕忙的下馬穿過士兵們的歡呼祝福、
他急忙的跑向通往最上層房間的樓梯上去。
到了最頂樓、從敞開著的大門,米羅衝進了房間內。
『卡妙!』
背向著從窗戶那射進的陽光中,在夢中魂牽夢縈的人慢慢的過身來。
『卡妙…』
卡妙微笑著的面容,彷彿像是在夢中般、米羅緩緩的走過去。
如果這真是一場夢的話、那麼請不要就這樣的醒來。
深怕眼前的他會這麼的消失一般,米羅慢慢的走向他。
從卡妙的眼中,落下了串串的淚水。原本臉上的微笑瞬間化為陣陣思念的決堤。
『…米羅…』
米羅像是在確定著懷中的人並不是幻影般的、牢牢的擁抱著他。
卡妙的雙手環過他的背緊緊的摟著米羅。
他們雙方都可以感受的到,彼此間的思念跟等待。
『…很抱歉….讓你受了那麼多的苦…』
聽了米羅的話,卡妙在他的懷中輕輕的搖著頭。
突然間,米羅注意到掛在卡妙胸前發光的小鑰匙。
繫著鑰匙的是一條用高級銀製手工所做的項鍊,
米羅不記得自己曾有看過這樣精細的手工。
『這條項鍊是….他給你的嗎?』
卡妙低著眼軽點著頭。在他的心底不由的升起一鼓罪惡感和背叛了米羅的感覺、
米羅則是笑笑著,再度的將卡妙擁在懷中說:
『….看來他是真心的愛著你的…真是太好了…』
米羅輕捧起他的臉,溫柔的吻深情的落在卡妙的唇瓣上。
他沒有一絲責怪著卡妙的態度。米羅認為,只要卡妙平安無事的,
這比任何事都還要來的重要。
他也沒有怨恨薩卡的意思,因為他看的出來,薩卡是真的打從心底愛著卡妙的。
卡妙像是確定著米羅的溫存般,將臉頰貼在他的胸膛,並輕聲的說:
『…如果…我是出生在他的身邊的話….我說不定會愛上他…』
『即使是這樣,我也會繼續的等著你的….』
『對我而言,只有你是我唯一的主人….』
毫不猶豫的說著這句話的卡妙,是這麼的令人憐愛著。
像是要填滿這半年裏各分兩地對於彼此間的思念般
綿長熱烈的溫存, 取代著日復一日的等待,倆人緊緊的相擁著。
     To Be Continued…


[PR]

# by panapulu | 2005-09-01 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