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有男人,左手有事業,背上有小孩,心中有愛情~這是終極的境界吧!!

最近忙到整個魂快飛了.
套一句安獎說過的..魂才剛從腦中溢出的下一個瞬間就蒸發掉了..
有時候走一走路還會突然的鄧了一下的,有種靈魂瞬間脫體又縮回的感覺..
不能在這樣爆肝了..
今天跟BB還有安獎去看變形金剛.
那是小時候就有在看的動漫.其他類似的還有像是機器怪獸變身成為機器人還可以合體的.
這些都好愛也覺得帥呆了.
雖然已經沒有什麼印象確定是日本的動漫還是外國的?
可是看他上映時還是充滿了期待與不安.
通常改編成電影的動漫鮮少會以原汁原味的型式呈現出.多半常是看了後自炸地雷的情況.
不過今天看了變形金剛後~嘎---我的雞皮哥搭全部豎立敬禮XDDD
小黃好萌ˇˇˇ看著他被該死的歇斯底里7區密員(S)抓到猛噴急速冷凍槍時,眼淚幾乎奪框而出~覺得當下如果是自己,一定會當場哭著槌地的咒著自己的無能吧(超臨場感XD)
另外小紅(翻譯:科博文<=哪位?)也好棒ˇˇˇˇ以擬人化去設定的話,他絕對是大叔型()!!從頭到尾的特效都好棒ˇˇˇ這叫我再從頭去看一次的話我絕對要去
>//[]//










我傷害了一個人了.....
我知道當話要從打字中講出時,他一定會被傷害到...
因為從頭到尾自己就做錯了...錯把自己覺得是愛的加注到他人的身上..
覺得他開心就好,從此淪陷到這樣的模式中...
那真的是你所需要的嗎?慢慢的累積後我疑問了..
這樣做真的是在造就彼此間的友誼嗎?說真的我一點也沒有把握...
我並非是成熟的可以承受即使到最後一切都已經歪曲的後果
我也想撒嬌,我也想任性,我也想大哭著要著自己所渴求的情感~
想要被需要..這世上最可怕的莫過於自己不被任何人需要...我是這樣的.
你的世界中可以沒有我也過的很好.
我的世界中卻早就已經失去的平衡.
極度的渴望自己變的如此的狼狽,不但給了你壓力,也給了彼此傷害.
這是在最出時自己造成的.
中途發現的扭曲是否有復原的可能?復原後雙方之間是否能變的更加的長久?
當這一塊[扭曲]抽離後,我跟你還會剩下什麼?或者甚至還可以在創造些什麼新的事物?
不斷的翻轉著,思考著,懊惱著...
其實要跟你說出這一切,又是何嘗容易的..我比誰都還要來的害怕.
人再失去重要的東西時,天平上的衡量會是傾於哪一邊?
如果你傷心的是失去了那被抽離的一塊,那麼我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
所以想用[那個代表]去試試.要挑戰的不是人性,更非要測試一個人.
其實[那個]有或沒有根本不是重要的.
對我來說你還在不在那才是最重要的.
一面打著字跟你說著話,哭不出眼淚的難過感覺更加的悲哀.
我是不是賭注錯誤了?還是彼此都在甜蜜虛實的砂糖中會比較好過?
如果能夠換回比現在更好更有價值的友誼,這之前甚至現在給你的難過是不是可以被原諒?
不是你不及格,也不是要你傷心,更沒有想要傷害你.
因為很重視所以想要去挽回.在趁著還未走上扭曲或是彼此都無法承受的情況之前,
請原諒我的任性.
對不起~謝謝~你一直都是這樣的可愛.真的一點也沒有懷疑過!

[PR]

by panapulu | 2007-07-08 00:29 | 每日的恩典  

<< 無題... 荒廢以久的日誌就是要卯起來寫過去事~ >>